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邮报记者:滕哈格的事不算什么,我曾被弗格森封杀过三次

时间:12-08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42

邮报记者:滕哈格的事不算什么,我曾被弗格森封杀过三次

此前滕哈格将四名英超记者列入黑名单,禁止他们参加曼联的发布会,《每日邮报》记者伊恩-莱迪曼 (Ian Ladyman)在播客中表示,跟自己的事情相比,滕哈格的手段只能算小巫见大巫,自己曾经被弗格森爵士列入黑名单三次。莱迪曼说道:“有一次我因为写了一篇有关于鲁尼的文章而被拉黑,那是在2010年的6月份,我在南非世界杯期间写了一些关于鲁尼的文章,我的文章写明了关于英格兰和鲁尼为什么踢得不好的原因,有大约15段的内容有关于此。”“当我回到曼彻斯特,赛季开始的时候,我发现卡灵顿不欢迎我了,有人告诉我(我写的东西)就是原因,我认为我写的东西是公正的,我几乎把这件事情当做荣誉勋章带在身上,继续我的工作。”圣诞节到了,我已经被封杀半个赛季了——不能报道比赛,只能参加新闻发布会,在圣诞大战结束以后,我从老特拉福德的新闻中心出口出来,弗格森从对面的房间走出来,我们四目相对。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他就对我说:“圣诞快乐伊恩,圣诞快乐!”握了握我的手,就走开了,我感觉事情正在解冻,也许我应该问一下我是否可以在周五回来了,所以我给他写了一封信,主要是说:你知道,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像孩子一样,让我们往前看吧。我去澳大利亚度假探望我的姐姐,当我到澳洲以后,办公室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:“我们收到了一封信件,我们认为你最好看看它。”所以他们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我。天啊,我一生当中从来没有读过这样的信件。在大约六七段的内容刚当众,弗格森爵士绝对刺激到了我,老实说,一想到这件事我现在都浑身发抖,我已经好久没看过那封信了,这是一种人格谋杀,他摧毁了我。我不会透露里面的内容,这是一封私人信件,但是这并不好,信件的内容是用尊重的措辞来写的,但是表达的信息很明确,我想这件事情不能就此放下,于是我回信要求我们面谈一下,我们确实在卡灵顿面谈了半个小时。他对我进行了整整十分钟的“撕扯”,他告诉我,除了鲁尼的事情以外,他也不喜欢我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,他认为我的问题不公平,不喜欢我表达事情的方式。他的处事方法非常聪明,我坐在卡灵顿办公室的椅子上,而他靠在桌子上,所以他每次都是低头审视着我,那次交谈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处于这种不利的位置。但这是令人兴奋的半个小时,那天我了解到了很多有关于我的事情,交谈在友好的氛围下结束了,他站起来,握着我说的手说:“谢谢你有勇气来看我,欢迎回到我周五的新闻发布会。”然后大约四个星期以后,他又把我列入黑名单了……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