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尺度全开!喜剧演员黑化人设颠覆三观,“恶女”作妖又爽又惊竦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7

尺度全开!喜剧演员黑化人设颠覆三观,“恶女”作妖又爽又惊竦

“某些男人啊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跟他睡,之后他就离不开我了。”“如果你能够让身体松绑的话,性对女人来说,也是一种舒压。”“你那么保守,会失去幸福的。”B女对A女说。“我不像你一样,每天换一个男人睡。”“你就是这样子跟男人要钱的啊。”“你真的很恶心。”这是A女对B女说的话。你是不是自动脑补出来,B是个风情多姿的拜金女,A是个正义凛然的男人婆?但事实她俩分别长这样:恶女A是年轻貌美的黄立美(邵雨薇 饰)。B是被网络媒体称为“恐龙”的何秀兰(林美秀 饰)。她居然还要让她来教怎么钓男人。这合理吗?先别急着吐槽,这部海报上写着“婊里不一”的台湾电影《恶女》,改编自一起真实事件。何秀兰,原型人物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日本“黑寡妇”木岛佳苗。她交往过三十个男友,为财杀了三个前男友,被判死刑后还是受到不少女性的追捧。但你猜猜这位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木岛佳苗长什么样呢?请看照片:绝对不是我们想象中异性缘好的样子。那她是怎么做到让男人心甘情愿付出,甚至付出生命的呢?《恶女》版本中。构造了两个镜像的女性角色:何秀兰专挑老男人下手,已经有两任前男友烧炭自杀,但都没有她作案的直接证据。而她新一任男友,正是黄立美的爸爸。这才有了开头,她以“家人”身份套近乎,点拨黄立美的对话。何秀兰和黄立美都是聪明女人,只不过是用了不同的打法。用现在的互联网话来说:一个走“雌竞”,一个走“雄竞”。黄立美,新闻主播,最近刚升职为主任。采访政界大人物,播报新闻,布置选题,连轴转个不停。跟未婚夫试着婚纱。一个电话过来,立刻变成“落跑新娘”,跑去追爆款了。事业顺风顺水。生活却裂开了缝隙。和未婚夫十点半以后的生活失调,每次乘兴而起,扫兴而归。一开始她以为他是累了。后来她发现,他是把力气给了别的女人。身边人认为,问题出在了她“不够女人”。“后妈”何秀兰买来情趣小内衣送给她,说她每天只穿正装,会把男人赶跑的。就连亲爸,都不时给她的未婚夫投喂高级日料。为啥?就是为了表达歉意:我女儿不会做饭,难为你了。总之,黄立美事业再成功也好,不会打扮,不会做饭——一个传统女性的分内事——在长辈眼里,就是留不住男人。另一边呢,何秀兰外貌天然劣势。却通过后发努力,成为了男人追捧的对象。朋友圈经营人设。日常生活必打卡,打卡必是精致生活,美美哒。懂得伏低做小。伺候生活起居,洗衣做饭洗头全不在话下,直接让你体验一把什么叫“皇帝男”。而且贤良淑德。替男人尽孝,几个“前婆婆”都对她赞赏有加。(此处为何秀兰点拨一首《痴情玫瑰花》。)先不论对错哈。不管雄竞还是雌竞,黄立美和何秀兰都算是各自赛道的佼佼者。黄立美家世好,学历高,工作前途似锦。而何秀兰,只有初中文化水平,早年是干按摩的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坑开局,她却有着终生学习的品质,从按摩中积累了日后翻身的实操经验:按得多了,她自然也太了解男人的那点需求和弱点。而且她还懂得不断自我升级。提高附加值。为了抓住男人的胃,她去学做高级法餐和日料。男人需要女人上得厅堂,她就去学弹钢琴。男人上了年纪,生理问题出现了,她还专门去考了护理执照。关键是她保持着极高的职业素养:永远笑盈盈,娇滴滴,轻声细语,情绪价值拉满。这一套绝学下来,少男可能不受用,但哪个老男人把持得住啊。不要说男人。女人都禁不住这攻势。俗话说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功夫下得这么深,也活该人家能搞到钱。住上了大house,攒了一柜子的名牌包包,每天都是贵妇生活。麻烦的是。她开始被警方盯上了。男人领着低保,都要几十万几十万地给她汇款。烧炭自杀了,钱都归她。诈骗?PUA?还是谋财害命?坐在法庭被告席上。她从容淡定,辩驳置地有声:我钱都收了为什么要杀他们受害人妻子,气到直接朝她扔水瓶,她还是对其爱人笑脸相向。电影中所谓的“恶女”,真的很恶吗?仔细想来。她们所做的,不过是对现实法则的极致利用。比如何秀兰。面对一个男权的社会,她没有选择去发声,去抗议,去改变。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路径:理解男人,顺从男人,然后在男人的死穴上狠狠拿捏。她做饭、按摩、顺毛捋、低姿态……她投其所好。男人乖乖就范。男人被骗了?就算是,也是被自己的欲望和男权心态给蒙蔽了。男人爱我给我钱我收了有错吗?而在法庭上,她坚称,这些钱是自己应得的,她为这些男性提供了各种“服务”。而这些服务里,就包括洞悉每个男人的内心,往他最柔软的地方一躺。再看黄立美。她身处的是一个造人设、带节奏、博眼球的网络媒体。追求真相?既然没人关心,不如好好利用传播学规律。大家爱看萌宠。就用狗狗给政治人物树立正面形象。大家爱看坏女人。她就制造一个靶子,让大家尽情唾骂,流量分分钟到手。甚至更险恶的一层是:为了阻止这个她嫌弃的女人成为她后妈。为了防止父亲被洗脑。她发动舆论战,倒逼司法,准备要置何秀兰于死地。恶意剪辑,扭曲受访对象的原话。偷偷潜入何秀兰家,让记者对着奢侈品一通狂拍,作为她诈骗的证据。还亲自下场,控诉自己的父亲也落入同样的圈套……她的骚操作,让舆论甚嚣尘上,激怒的民心,动摇了法官的判决,何秀兰在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也被判了死刑。黄立美这样做对了吗?她是在用媒体替天行道,制裁了一个屡屡逃脱法律制裁的“恶女”吗?她不关心。她只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就如同何秀兰不关心那些为她而死的男人。只关心能够从他们身上拿到多大的好处一样。两个“恶女”的厮杀。这一次不是原配和小三。而是后妈和女儿,在争夺同一个老男人。不得不说这样的设定也算是让人耳目一新。至于结果怎样,Sir在这里暂时就不透露。总之在原型案件里,木岛佳苗被判入刑后,还在狱中写了小说《礼赞》,在粉丝的支持下她依然在狱中过着奢侈的生活。一位三十岁的白领坦诚地表达了她对木岛佳苗的崇拜:“我很崇拜佳苗。因为她很坦荡。换作是我,我会扮演男人期望的女人,谄媚地讨男人欢心,我讨厌这样的自己。佳苗虽然也在演戏,但她完全不谄媚。”一位家庭主妇说,“我实在无法同情被害的男人。男人的婚姻观太老旧了,看护、做菜、全心付出,很容易被这些话语套住,总觉得他们要的只是一个愿意照顾自己的女人,我认为佳苗很巧妙地利用了这种男性弱点。”电影《恶女》,目前评分6.1。说实话有不少粗疏的地方,但它给大陆观众提供了一种“爽片”的感觉:抛弃道德感的内耗,扔掉完美主角,尽情作“恶”。如同陈桂林在礼堂里射杀执迷不悟的教徒,让人释放了内心里长久被“正确”压抑的暗流。Sir发现影片对“恶女”形象的翻供,同样衍生到了戏外。在拍摄《恶女》之前,林美秀是台湾人人熟知的喜剧演员,饰演的经典角色。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里为三个女儿操心的开心果妈妈。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里一直支持特立独行的程又青所有决定的妈妈。一脸福气相的她,总能带来其乐融融的效果。这次出演“恐龙蛇蝎女”的角色,虽算不上特别惊艳,但也有惊喜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笑脸盈盈地接住迎面而来的攻击。这也暗藏了导演宋欣颖想要改造观众心中对喜剧演员的刻板印象,她认为林美秀常演妈妈的内心其实很温柔、有女人味,蛇蝎女勾引男人就是把爱人当儿子一样宠爱,笑声爽朗的女性背后,一定有沧桑和悲哀的情绪。事实证明。观众已经看腻了被道德光环束缚的圣母女主,破除偏见,让恶女的存在合理化,主角不再害怕承认自己的欲望和野心。就像电影中:道貌岸然的领导人。徇私枉法的检察长。草菅人命的警察。好像,没有人会专门称他们为“恶男”。因为大家默认。女人的恶是非常态。必须要贤良淑德、纯洁完美。而男人的恶是常态。都说“无毒不丈夫”嘛。所以,你说这恶女有啥特别的呢。她们不过是犯了和男人一样的错罢了。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:坂元家的小二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